零点看书 - 历史小说 - 大唐不良人在线阅读 - 第十二章 看不见的争夺

第十二章 看不见的争夺

        “高营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人从光线昏暗的公廨里迎面走来,手里捧着高高的卷宗,看到高大龙时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看到高大龙身后的苏大为,这人愣了一下,有些难以置信的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快步走上来,声音颇透着激动的道:“你是……你是苏营正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看了看他,认出乃是崔六郎。

        出自清河崔氏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自己任营正时,此人便为副手,做事极为干练,替自己减轻不少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六郎,向来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,见到苏营正,六郎一时激动,还请营正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六郎眼圈微红,想要抬袖擦拭眼角,却发现自己怀里正捧着一堆卷宗。

        愣了一下,他不好意思的冲苏大为笑了笑,闪身到一边:“营正,我有公务在身,您先进去坐会,我稍后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忙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点点头,跟着高大龙继续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沿路遇到不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皆是从各处调来的精锐人手,现在皆为倭正营差役。

        倭正营这个衙门与大唐其余部门皆不相同,要的一是专业,二为保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见到苏大为时,有的认识,有的不认识,脸上表情各有各的精彩,但都谨守着条例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双双眼睛,不由自主的盯在苏大为身上,显然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老远,苏大为还觉得有无数道目光跟着自己,仿如幽灵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看到一间独立公廨,不时有差役抱着卷宗跑进去,也有差役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间还记得吗?原本是你的公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大龙向苏大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龙,我其实很好奇,你眼睛既然好了,还老是戴这眼罩做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觉得我加了这个眼罩之后,比之前更有杀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觉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大龙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指了指他的脚道:“你这脚是怎么回事?不是早就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子乐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大龙瞪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桑在后面一直沉默,这时终于开口说了一句:“大团头之前遭人下黑手,都已经有数次了,眼睛和脚都伤过,他装伤,不想让人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顿时会意,以高大龙蚺鬼的体质,受再重的伤都能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身为半诡异之事,应该是无人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伤好得太快,未免会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眼睛微微眯起,凝神看向黑沉沉的公廨大门时,心里掠过一片阴霾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小的倭正营,内部斗争也如此严重吗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心头不由凛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桑留在门外,苏大为跟着高大龙走进公廨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原本是自己办公的地方,可惜离开的时间,比在这里办公的时间还长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如今,这里早已换了新的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公廨桌案之后,正在伏首披阅卷宗的中年男人,颔下留着几缕黑须,额头多添了几道深刻的皱纹,看起来比当年略略发胖了点,但也正因为此,显得更有官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笔走龙蛇,披阅着卷宗的周扬,下意识抬笔,在自己舌尖轻点了两下,借着唾沫将笔尖干涸的墨汁化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多年的老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常年如此,却不肯改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致于连舌齿都被墨汁染黑,然而他却丝毫不以为意,反而以此为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篇篇卷宗,无数的文字从他眼前掠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周扬的笔微微一顿,眼皮向上一撩,惊觉在桌案前站了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才抬起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前高大的身影如一堵墙压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为之眨了眨眼睛,等再张开时,终于适应了光线,有些惊愕道:“苏大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廨一时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嘴角含笑的俯视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扬脸上表情微变,似乎有数种情绪交织在脸上,微微挣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居移气,养移体,他早已不是当年小小的刑部令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已是倭正营代营正,虽然有个代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只要苏大为不回来,他就是倭正营之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倭正营,虽然名声不显,甚至比起大理寺和刑部其余各部都要低调神秘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手里权力却甚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虽从属大理寺,实则可以越过大理寺,直接向当今天子李治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削尖了脑袋想要钻进来,可惜不得其门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入倭正营的,家世门弟和关系排在后面,首要是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周扬,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苏大为不出现,他便是倭正营之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可惜,今天苏大为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扬脸颊旁咬肌微微一跳,目光转向一旁,扬声道:“来人,拿椅子过来,没点眼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又看了一眼苏大为身边的高大龙,心里推出了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倭正营里,自苏大为走后,分为两派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派,是以他为首的“能吏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基本无大的背景,纯凭能力被选拔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,以周扬为中心,紧紧抱团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是倭正营里的寒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另有一批人,虽然能力也不差,毕竟无能之辈,也入不了倭正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更重要的是有世家背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,以崔六郎为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崔六郎入倭正营比周扬早,早早便为苏大为的副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周扬能力突出,解决了几件棘手的案子,只怕这代营正的职务,便要被崔六郎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之间,一直明争暗斗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除去崔六郎,近半年,倭正营又多了第三股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即是空降而来的高大龙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大龙此人,略有些背景,听说是大理寺李思文力荐,让他入倭正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此人听闻与苏大为交情颇深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倭正营后,同样展现不俗的手段,最后积功,又有大理寺中某些人赏识,几番合力,令高大龙坐上副营正之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使得倭正营内,原本两强相争的局面,变成了三足鼎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高大龙是后来者,但是此人极有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同样团结了一批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,是倭正营初创时,与苏大为关系最近的那一批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同苏大为的关系,平日不受周扬重用,甚至有意冷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又因为无甚出身,也混不到崔六郎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现下就以高大龙为核心,聚成一个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两强相争也好,还是三足鼎力也罢,周扬自觉都在自己的掌控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突然出现,令他醒悟到,自己一言而决,执掌倭正营的好日子,似乎到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失控的感觉,令他心情颇为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面上,绝不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再不喜苏大为的出现,也必须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做为一名出色官员,最基本的素质。

        必须喜怒不形于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的念头,自周扬脑中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上挂起皮笑肉不笑的笑容,伸手示意拿凳子上来的差役将凳子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郎好久没来了,远来是客,坐下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冲他摇头道:“周郎君说笑了,我为倭正营营正,这是陛下亲口封的,回自己的衙门怎么算是客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周扬脸上勃然变色,苏大为平静的道:“还请周郎君让让,这把椅子是我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扬瞳孔骤缩。

        变色变得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不但没给他面子,反而当着公廨那么多差役的面,直接对周扬打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把椅子是我的,不是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只是暂时坐一坐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我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请你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扬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,脸颊上的咬肌浮起,又隐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郎君?可是有什么不舒服吗?”苏大为在一旁关切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大龙冷笑一声:“若是代营正不舒服,高某愿意帮忙给你挪下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“代”字,和“挪下位置”咬得极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与苏大为一唱一和,对周扬在逼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廨内,正在忙碌的众人终于察觉到不对,一一停下手里的活,诧异的看向漩涡的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里,端坐如钟的周扬,正仰着头恶狠狠的瞪着负手站在桌案前的苏大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始终是平静的,不见一丝情绪起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周扬,已经彻底失去了方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中凶光闪动,像极了护食的恶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,这里你不过是待过几个月,而我,这两年将一切心血都洒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你跑回来,一句话,就想要夺走这一切?

    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平静的看着他,俯视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角瞥见高大龙移步要上去动手,左手一挥,将其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向周扬斟酌着道:“这两年,你将倭正营做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扬颇有几分骄傲,挺起胸膛,眼神一瞬不移的盯在苏大为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你走时还十分粗陋,从档案建立,到人员调配,到各种章程,全都是我一手一脚从无到有的立起来,现在一切都上了正轨,这个机构的章程近乎完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周扬眼神里透着倨傲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大为摇了摇头,没有接这个话题,而是转往别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去岁褚遂良被贬离京?长孙大人不知现在身体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,仿佛一根针戳进周扬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令他挺立的腰杆,瞬间一抖,整个人蜷缩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年。